<noframes id="v1t7v">
      <pre id="v1t7v"><ruby id="v1t7v"></ruby></pre>

      <p id="v1t7v"><pre id="v1t7v"></pre></p>
      <pre id="v1t7v"><pre id="v1t7v"></pre></pre>

      <pre id="v1t7v"><pre id="v1t7v"></pre></pre>
      <pre id="v1t7v"><ruby id="v1t7v"></ruby></pre>
      揚州網 > 

      【大家說】袁益民:桃花林的“深度”

      2022年09月 22日 09:02 | 來源: 揚州晚報-揚州網 | 揚州網官方微博

      袁益民

      不是人人,但不少人心中有片桃花林。然而,這桃花林的“成色”卻各不相同,今用“深度指數”戲作一篇小文。

      劉伶

      在240年-249年間,有一個七人小團隊,他們是嵇康、阮籍、山濤、向秀、劉伶、王戎及阮咸,他們也有自己的桃花林,但不姓“桃”,姓“竹”,他們以竹林為家,此謂“竹林七賢”。他們的行為與“桃花林”的清幽很不匹配,他們極為鬧騰,縱酒、吼歌、打鐵、翻白眼。論縱酒,劉伶是他們中的“大哥大”。他的“壯舉”大伙都知道,《晉書·劉伶傳》說他常常坐著鹿車外出,車上載著酒。他讓仆人扛著鐵鍬跟在后面。這個仆人不是侍候他喝酒的,而是——這是他對仆人說的話:“我醉死在哪里,就把我埋在哪里?!?/p>

      “竹林七賢”以隱逸的生活方式與當權的司馬集團拉開無限遠的距離,他們的抵觸情緒非常烈性。劉伶們身上的“社會性”厚重,“自然性”不足,這個桃花林要稍稍打個折扣。

      深度指數☆☆★★★

      韜光禪師

      韜光禪師當然住在山寺。

      白居易請客喜歡寫詩,比如著名的《問劉十九》,從前好多人都愛這樣。白居易任杭州刺史,熱情邀請韜光禪師來作客,這次白居易寫了一首極具“誘惑性”的《招韜光禪師》:

      白屋炊香飯,葷膻不入家。濾泉澄葛粉,洗手摘藤花。青芥除黃葉,紅姜帶紫芽。命師相伴食,齋罷一甌茶。

      帶著紫芽的紅姜,當然是新鮮得不能再新鮮了,光是看看就會心生歡喜;還有一個“摘”字,從院落到灶間,絕對的零時差,誰看到這個“摘”字不心動?然而,韜光禪師愣是拂了白居易的好意。

      禪師住在他的桃花林里,即使用現在的起重機,也甭想撬得動他,不要說藤花、葛粉、紅姜、青芥之類的了。

      深度指數★★★★★

      張岱

      明代的張岱是文學史上極為罕見的好佬,“少為紈绔子弟,極愛繁華,好精舍,好美婢,好孌童,好鮮衣,好美食,好駿馬,好華燈,好煙火,好梨園,好鼓吹,好古董,好花鳥……”這是他自己說的。他活著的時候,就作了《自為墓志銘》,里面就有上述內容。

      他活得旁若無人,儼然一個“桃花林”中人。

      我們且看他我行我素到什么地步。

      崇禎二年,他的船途經鎮江,在北固山下停泊下來。那天是八月十六日,月光朗照。他忽然興起,登岸闖入金山寺大殿,點起燈,扯起幕,唱起了大戲,鑼鼓喧天,弦樂四起。寺里僧眾從夢中驚醒,站立圍觀,不知是人是神。大戲唱罷,張岱和他的隨從丟下大夢未醒的眾僧,在他們茫然、驚詫、疑惑的目光中,揚長而去。

      他的《金山夜戲》記下此事。

      很多人喜歡張岱這種性格。我也將他歸為“桃花林”中一分子。

      但他那么多“好”,而且還有不良之“好”,我也給他的桃花林打個折扣。

      深度指數☆☆★★★

      北湖群落

      今年,揚州的北湖火了,其實,在此前的2018年,有遠見又有學識的殷伯達先生就寫出一部《偶落人間》。

      300年前,山河飄搖,人間動蕩,揚州北湖聚集了一大批名士、奇才,王納諫、王玉藻、徐石麒、高邦佐、孫柳庭、范荃、汪懋麟、王方岐、梁飲光、吳園次……他們清靜,抱樸,高蹈。身處僻地,并不妨礙他們的名字照徹文學界、學術界、思想界、戲曲界……的天空。

      “特立獨行的宅,一半在岸邊,一半在湖里。古稀已逾的吳園次,以未泯的童心精心創建了這座天下無雙的居所,又給它取了一個獨一無二的雅名,叫岸桴。岸桴,系牢了,是堅固的別舍;卸了繩索,便是一條游舫。北湖名隱徐石麒、孫柳庭、范石湖、王方岐,這一群天下聞名的北湖隱士,雅興爆棚時,會一起涌進岸桴,脫了繩索,把這所宅放逐到湖心,釣上魚來,現烤現煮,湖鮮下酒,縱情唱和?!保ā杜悸淙碎g》)

      北湖,就是他們隱居的桃花林。殷伯達用若干事跡還原了這些高士的風骨和風神。

      摘取其中一個故事。

      康熙二十四年(1685)秋,朝廷派孔氏第六十四代孫孔尚任來南方治河,辦公地點在泰州??咨腥我淮未蔚赝焙?,拜見年逾古稀的吳園次和他的同道們。來了就喝酒,“一回又一回,一個晝與一個夜,晝夜復晝夜”,“喝了一天一夜,都沒醉,是喝累了,累得雙雙躺下了”。

      這樣的桃花林,又該得幾星呢?

      深度指數★★★★★

      蘇東坡

      因為命運,蘇東坡與陶淵明隔著600年惺惺相惜。

      “種豆南山下”“帶月荷鋤歸”“結廬在人境,而無車馬喧”。陶淵明的人生哲學里,有不少“順應”“和解”“回避”的成分。作為桃花林的創始人,陶淵明當然應該得到滿滿的“五星”。

      那么蘇東坡呢?

      蘇東坡對陶淵明有多推崇?僅一件事就可以看出來,他將陶淵明的《歸去來兮辭》,以“哨遍”作詞牌改成了一首詞。請看詞里的句子:“覺從前皆非今是?!薄霸瞥鰺o心,鳥倦知還,本非有意?!薄班?!歸去來兮。我今忘我兼忘世?!碧K東坡的人生哲學是“主動地生存”(學者劉小川語)?!皢柸昶缴I,黃州惠州儋州”,一貶再貶,磕絆滿途;他有一顆亙古罕見的大心臟,“此心安處是吾鄉”,他像一條無奈又韌性的溪流,遇險灘則躍過,逢洼地能填平?!拔医裢壹嫱馈薄采钤谔一ㄔ蠢?,但他不“躺平”,無論來到何處,都能留下流芳百世的功業,治水,筑堤,治病救人,免百姓積欠,烹美食,樣樣干得漂亮,處處活得漂亮。他的桃花林比陶淵明的桃花林更加幽邃,曠達,高遠,以豐贍的境界照拂人間。

      深度指數★★★★★+

      作者簡介:

      媒體人。業余寫作,率性而為;埋頭碼字,抬頭看人。



      責任編輯:煜婕

      揚州網新聞熱線:0514-87863284 揚州網廣告熱線:0514-82931211

      相關閱讀:

      聲明:凡本網注明來源為“揚州網”或“揚州日報”、“揚州晚報”各類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,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。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

      亚洲国产99在线精品交换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v1t7v">
          <pre id="v1t7v"><ruby id="v1t7v"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<p id="v1t7v"><pre id="v1t7v"></pre></p>
          <pre id="v1t7v"><pre id="v1t7v"></pre></pre>

          <pre id="v1t7v"><pre id="v1t7v"></pre></pre>
          <pre id="v1t7v"><ruby id="v1t7v"></ruby></pre>